十大网赌官网

余荫

来源:树达通讯社 日期:2021-12-20浏览次数:

(作者:魏晓琪)人的成长总会经历很多,有喜悦有悲痛,有得有失,我知道这是常态,只是我没有想到,有时候会来得那样突然。

自从高考过后,便不再见过阿欣,他来找我那天,我们约在高铁站附近一个奶茶店。个子不高,看起来还是瘦瘦的,一头干净的短发,戴了顶鸭舌帽,穿了白色上衣和休闲运动裤,嘴角总是挂着痞痞的笑,身上带着小镇人的质朴气息,但是眼神里却有着坚定的力量和不加掩饰的锋芒。这是阿欣给我的第一印象,现在仍是。

好久不见,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关于文学、创作、游戏、各自的烦恼还有他高中时喜欢过的女生。我说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再写出点什么东西了,以前的小说我写到俩个人相遇就停了。萍水相逢的故事,舞女和侠客没有以后,在我的脑子里,他们就是结束了。阿欣笑了笑说,一生的故事那么长,他们还会遇见很多人,怎么会没有以后呢,只是你不想写了而已。阿欣一直都有坚持在创作,就像他还是少年时那样,只是每种风格都会浅尝辄止。

少年时,我们爱看网络小说,喜欢凑伙买青春伤痛文学,桌肚里总会藏着几本害怕被班主任缴收的“禁书”。再后来,青春伤痛文学升级成余光中、林清玄。那时我总爱和阿欣说,等我以后行为自由了,我要一箱一箱的买小说,就囤在那,光看着那堆书肯定都是超满足的。

阿欣说,他时常感觉得到有什么在远方召唤着他,他一定要去看看。

我说,你确定你不是玄幻小说看多了,搁这儿幻想仗剑走四方呢!

阿欣说,如果最后你没有得到你想要的,给你一次机会和从前的自己对话,你会想说什么?

我沉默。

我时常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另一个自己,她诚实,善良,她有着无畏的眼神,美好而又勇敢,她了解我,爱我,也会去实现我的梦想。她不用像我一样被拘束着,做事总在权衡着后果,比起喜欢的东西,我会选择有用的东西。所以尽管我现在已经到了能够一箱一箱买小说的年纪了,每当我去书店站在那些书的面前时,我甚至都不会去翻开它们。这个网络时代给阅读者带来了越来越便捷的资源获取方式,在我需要花费十几二十元买一本在网上三块钱就能阅读的青春小说时,我可能会放弃购买它转而去拿起一本经典名著。

不是以前爱看的青春小说变了,而是我们觉得不值得了,时间太宝贵了,理性告诉我们得做有价值的事情。

阿欣说,好怀念那些跑起来风呼呼地吹往脑后的日子,起码那个时候我们会想要去成为真正的英雄,去探索世界,和远方的自己把酒言欢。

我说,这几年,我拍过很多地方的照片,像高山、河流、瀑布还有峭壁上的小花,我没有到书里面的天涯,但是回想我到过的地方,我还是很开心。我们如果能像堂吉诃德一样成为自己的英雄,倒也是挺酷的。

就这样,成长这一路,我们不断地更换认识的人,也不断地认识陌生人。我们有渴望,却也在放弃曾经的自己,每天睁开眼又是新的一天,不乐观也不悲观。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之外,永远保留着一个属于自己的平行空间。那里便是我们生活的余荫,它像是一个栖息场所,住着我们年少的轻狂和无知的梦。

阿欣是我的朋友,我们都是他乡人。

编辑:魏晓琪

责编:欧阳希汶

审核:党委办公室